• Jun 15 Sun 2014 13:01
  • 天堂

33.jpg  
我一直很喜歡「到不了的地方就是遠方」這句話。
在東進武嶺途中,於新白楊遇到一位北部來的大哥,他專門開單車補給的小巴士,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用手掌比了一個垂直的姿勢並跟我說的一句話:「大禹嶺往武嶺的那段天堂路根本就是在騎一面牆。」
在當下,我不知道自己最終到不到的了山巔,儘管西進武嶺已經騎過兩回( 相關紀錄可點這裡 ),但是在我心中,海拔3275公尺,台灣公路最高點,對我來說的確是遠方,尤其獨自花了七小時並開了四百公里後才從台南抵達花蓮,我真的沒有理由說東部後山很近。這樣也好,因為離家遠了,那種不可枉費此行的決心就近了。
只是從南方到東部,雨並沒有停過,此刻期待天晴變成更遙遠的夢想。
既來之,則安之,我努力讓自己如是想。

01.jpg  
↑每回行經南迴公路,總是可以遇見不少單車客,重裝備加上長路漫漫幾乎就是環島的標準配備,我不曾繞著島嶼騎上一千公里過,所以很是欽佩他們,未來我也不會環島,但是我會用不同的方式愛台灣。

1.jpg

6-2.jpg

6-3.jpg 

3.jpg  
行經台東池上時,我並沒有刻意去伯朗大道,對我而言,沿著台九線行駛,真正美麗的風景其實在鄉間小道。

6.jpg  
第一次,我發現台灣也有個角落和瑞士這麼相似,差別只在一個是稻田,一個是牧草,不同的作物卻同樣雕出美麗的大地。

0820-34.jpg   

0819-32.jpg  
↑對照一下之前去瑞士單車旅行時拍的鄉間風景!

10.jpg

193-1.jpg

193-2.jpg

193.jpg 

193-3.jpg  
車友們前幾週才包遊覽車來騎縣道193,他們不約而同地說那裏的美麗與美好,我沒有用同樣的方式追隨他們的腳步,只是緩緩地開車行經這段長路。

9.jpg  
我一直想從普羅大眾相同的拍攝動作中看到一些什麼和他們不一樣的世界。

11.jpg

12.jpg  
行經縣道 193 旁的自強監獄外時,巧遇受刑人身著制服手拿掃地用具整齊地走在路旁,不遠處的裝置藝術彷彿在說外界的七彩世界對他們就像長路一樣暫時遙不可及了。

11-1.jpg

11-2.jpg  
帶著疲憊的身軀抵達這個我有一點熟悉花蓮市區後,我和 H 哪也沒去,直接走向老店「鵝肉先生」,店裡牆上那張斑駁的台灣地圖彷彿在說我倆的精神已經快支離了,眼神早已要破碎了。

13-1.jpg  

13-0.jpg

13.jpg 
下榻就選定天祥青年活動中心,很樸實又寧靜的環境,登山客和單車客也很多,這樣的空間總會讓我想到在瑞士山裡自助旅行住青年旅館的日子。隔天清晨整裝出發前,巧遇一群昨天剛完成西進武嶺的車友,今天是他們的休息日,隔天要繼續東進武嶺。
得知我來自屏東,他們接著問是不是常去北大武騎,令我訝異的是,這群車友竟然問我認不認識張樹松(車神松哥)以及他乾女兒瓊錦,然後開始對我聊起松哥爬武嶺的超神速成績,只能說和松哥同鄉兼好友的我與有榮焉。
當然,免不了他們要對我的單車品論一番了。

14-2.jpg

15.jpg  

10430460_10203931041625952_6475050101087736788_n.jpg  
出發前心裡其實很平靜,就像一旁天主堂的十字架,倒是天空紛亂了許多。看著天候,我在FB上留下這段話:「這樣的天氣我已經做好會以殘念收場的心理準備了!」

18.jpg

19.jpg

26.jpg

27.jpg

28.jpg

32.jpg

59.jpg 
開始上路之後,好友 H 開著補給車,時而在我前方,時而停在我後方,讓我很安心的騎車,他則專心地拍照和開車。

30-22.jpg  
新白楊,就是在這裡遇到那位開專業補給車的大哥,他說一個月他至少要開補給車東進武嶺兩至三趟,所以路況他是再熟悉也不過了,分析路況起來就想一位專業車評。

24.jpg

25.jpg

35.jpg

37.jpg

38.jpg

46.jpg  

23.jpg 
大概是知道山路無止盡,所以心裡安分了起來,反正照自己的節奏肯定可以攻上武嶺。
髮夾彎、鐵橋、隧道、溪谷、神木等等,通通都等著看戲。

40.JPG

41.jpg

49.jpg

51.jpg

59.jpg 

36.jpg  
有好友 H 的支援拍攝,自然可以用更不同的角度來記錄,況且留得青山在,還不見得有材燒,下次要再來這裡卻也不知何年何月了。

54.jpg  
儘管這位老兄用跑的上山已經夠喘夠嗆了,他還是擠出笑容來跟我說:「加油」。
我當下也很想跟他說:「你真得好強啊!」

50.jpg

56.jpg

57.jpg 
不斷地爬升超果兩千公尺的高度之後,我發現我的眼中只有三種顏色:滿山的綠色讓我知道自己早已離塵世很遙遠了,地上的白色標線使我明白是我自己選擇貼著地面飛翔的,路旁的黃色護欄告訴我離天堂很近也很遠。
直到雨越來越大,眼前變成灰濛一片,什麼顏色都分不清。

58.jpg  
從大禹嶺往武嶺近十公里的天堂路用一種很極端又痛苦的方式折磨我,抽車是無所謂,但是坡度又陡又長,對我這種非練家子而言,這裡比較像是地獄。加上雨勢變得張狂,偶爾後輪還會打滑,在離武嶺六公里處做了一個很痛苦的決定:我放棄了。
就像2008年去加拿大落磯山脈沒完成的單車旅行一般,我想有生之年我肯定會有那麼一些遺憾在心中的。

60-1.jpg

60.jpg

62.jpg

63.jpg

64.jpg

65.jpg 
濃霧和大雨混著六度低溫讓我沒有勇氣把單車拿出來和武嶺牌樓拍照,只能留下碼表的數據證明自己的曾經(總公里數62.56公里,騎乘時間5小時20分)。

61.jpg  
感謝北部好友 H 挪出難得的兩天假期,一路幫我記錄跟補給,他笑說等從清境下山回到台南,再從台南搭高鐵回台北後,他兩天內已經完成四分之三的環島了。
無論如何,還是要說聲謝謝你。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diotbear
  • 每個人都用著不同的方式記錄自己的人生...
    亂令人感動的!

    老師:明明是”鵝肉先生“來著!
    (=^ェ^=)
  • 哈,被妳一糾正錯字我都不好意思了,這足以證明那天開到眼花了,也說明妳看的好仔細啊!
    其實也不知道能這樣紀錄自己到何時,所以想說是不是有認真寫下去的可能!

    southern7795 於 2014/06/15 23:01 回覆

  • europaexplorer
  • 好棒的記錄啊
    好棒!!
  • 這種地方一生似乎騎一次就夠了,哈哈

    southern7795 於 2014/06/16 09:09 回覆

  • silversnial
  • 雨天放棄是對自己與別人負責任的決定!讚!

  • 的確也是如此,畢竟武嶺永遠都在那邊,儘管放棄的當下好不甘心呢!

    southern7795 於 2014/06/16 1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