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4783_552697274867787_5497065923130567646_n  
 
每天,在我開車上班的路上總會經過座落在大馬路旁的一間小學,清晨七點左右,車水馬龍其實已經不夠用來形容當下的交通情況,路上在打結,人的情緒也跟著糾結。其實,載小朋友上班的家長們其實很辛苦,只見孩童坐在後座或是蹲於前座,然後一輛輛摩托車從四面八方湧現,逆行的、橫向的、違停的、靠邊的都同時上映,一輪又一輪的重播,待雙邊交通號誌一互換,說也神奇,每個人皆能在混沌中找到出口─緩慢又機靈地。
在那個等待的片刻,我總是喜歡觀察那些坐在摩托車後方並躲在爸媽身影背後的稚氣臉龐,他們多是睡眼惺忪,畢竟有偉大的領航員在,哪怕是睡著了也可以安抵港口。
我塞在車陣內,常常回想起小時候自己走路上小學的時光。
印象中,小學整整六年,我的家人從來沒有「接」也沒有「送」過我上學,唯一被接到的那次是叔叔開著貨車剛下工要回家吃中餐,路上大喊要我上車。在那沾滿灰塵的車斗裡,和一堆鋁門窗坐在一起的我第一次用不同的高度看著這條已上下學好多年的路,當下有著好希望同學都看到我的一種驕傲,只可惜,我家位在一條死巷裡,從來沒遇過任何同學。
上了國中,通學距離較遠,每天騎三十分鐘腳踏車上學成了新的移動方式,比起走路的蹣跚,速度是一種新玩具,迎向臉的風是最好的證明,在路上偶爾可以預見同村的同學,她家比我家遠多了,往往都是她送我離開,說聲明天見。
後來,人們總愛說「接送」一詞,在我心裡,接與送顯然是兩段不同的生命過程和節奏,它不單單是去跟回的過程而已,更多時候它是我幼時記憶的乘載,毫無限速的走向動彈不得的我。

p.s.
週末剛看完Fury(怒火特攻隊)這部片,想想,這些戰士也沒有人接送他們走到生命最後!
 
10891871_552697288201119_6369980990999787299_n  
圖片來源:google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