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曾經,我很喜歡海芋。
第一次見到海芋是在遙遠的竹仔湖,那時候,我穿著雨鞋踩在濕滑的田埂中,怎麼看這片潔淨的植物都是困惑,尤其它不是花,也不像竽,卻似一片裝滿牛奶的海,沒有浪花,只有風聲在這片山谷裡、綠梗間流動,被風圍繞的我好奇地四處張望著,當下花團並未錦簇,五彩和繽紛其實是我和賞花遊客帶來的。
就像我們總有過那麼一段迷戀某人的難言時光,當初會來看海芋就只是因為碩士班的同學嚷嚷著要去賞花,那時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竹仔湖是盛產竹子還是那裏真有一面湖,彷彿花季成了一場祭典,無論虔誠與否,每個遊客只需親自參拜,否則就是對熱潮不敬。
那時候我不曾許過什麼明年要再來看一次海芋的願望,只是陸續地在很多山中角落,獨自遇見幾株海芋好似孤芳自賞著,當海芋不像一片海的時候,更多的是孤寂,我只是按下幾響快門,無須說什麼再見就斷然把它遺忘在深山裡。
後來,我再也沒在山裡遇見過海芋。

p.s.最近無論海芋、櫻花、梅花都來到盛開的季節,我自然不能錯過花季,希望您也是。

2.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