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jpg  
「我騎著這匹馬沿著蜿蜒的路徑爬上山頂,上面有美麗的風景和美味的香蕉等著,我喜歡辛苦征服後的愉悅感。」
在沙盤遊戲治療的工作坊裡,講師要求每位學員對自己創作的沙盤作敘述。面對眼前的一盤細細白沙和幾乎可以建構一個小人國的無數道具,我是如此不假思索的就想堆出一座高山,然後沿途擺上各類的植物,山頂有座燈塔( 如下圖 )。
儘管所有學員都看似認真地圍著聽我敘說,但是從他們眼神中,我相信那種蜿蜒而上的流暢只有我自己懂。
上一回最接近這種蜿蜒而上的畫面應該是在去年暑徦在蘭嶼騎上中橫公路的氣象站的時光,那段從銀野部落爬升到氣象站約2.4公里,卻爬升了海拔324公尺的痛苦與快樂到現在還歷歷在目,其實也不為了征服什麼,純粹就是一股「既然來了當然就要完成」的強烈念頭。
回到島嶼,太平洋的風只能想念,無論燈塔還是氣象站仍是遙遠,然後有那麼一天,我突然想到嘉義梅山著名的三十六彎,一拐接一拐,一彎過一彎,茶園緊貼著檳榔園,我伏貼著地上的白線,整整十二公里,一氣呵成。
我是這樣治療我自己的。

IMAG7614  

1.jpg

2.jpg

4.jpg


5.jpg

6.jpg


7.jpg

9.jpg


11.jpg 

13.jpg

14.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4.jpg

25.jpg

26.jpg

27.jpg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