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jpg  
我們都曾去過一些秘境,也許是三五好友悄悄潛入未知,也可能是獨自膽大穿越暗黑。
秘境往往沒有切確的地名,無論是當地人取的小別名或是網路世界共構的想像點,都因為沒法「正名」而神祕,於是,我們產了一種想要去「證明」的渴望。

弔詭的是,一些秘境其實早已不是秘密,秘密是不容易被發現的,就像我們心中那些難以向人傾訴的醜陋或是不堪,心裡的秘境其實是一塊禁地。然而,眼前這塊秘境有著清楚的路徑,還有三三兩兩的旅人悠遊水中及岸邊,不遠處就是文明世界的喧嘩。
站在這片白淨的海灘上,我疑惑了,然後腦海中不斷出現陶喆的歌:「空無一人這片沙灘,風吹過來冷冷海岸,我輕輕抖落鞋裡的沙看著我的腳印…」
我想起前年去瑞士東部的時候,好友Astrid帶我走的一條健行路線。
「那地方有點遠,但是湖很藍,很美。」出發前她這麼對我說。
後來,我才知道要抵達那面深山的湖泊得轉三次公車,並穿越一個隘口,再由行駛柏油路面的大巴士換到穿越山中碎石路徑的小巴士,當車窗外的湖泊、高山、鐵道、健行者…已經不知更替過幾回的時候,就到了。
整面湖空無一人,只有我們三個輪流地讚嘆著。
這就是秘境,我證明了。

19.jpg  

19-1.jpg  

20.jpg  

22.jpg  

23.jpg  

24.jpg  

25.jpg  

26.jpg  

29.jpg  

31.jpg  

32.jpg  

33.jpg  

34.jpg  

35.jpg  

36.jpg   

↓以下即是 Astrid 帶我去的秘境...

40-1.jpg-1

40-3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