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南靖車站時,已經過了午后兩點鐘了。
日式建築的小車站內空蕩蕩的,灰色老牆和長條木椅建構出一種很特殊的昏黃氛圍,彷彿一不小心,腦袋就會因為空間的錯置而失神。
牆上沒有時鐘,售票員斜躺在辦公室內的大椅上,蓋在臉上的帽子遮去站外一半的刺眼陽光,睡著;小站外頭的老伯揮著一根小竹竿,靜靜地坐在龍眼樹下捍衛著他小小的停車格,若不是有一班普通車緩緩進站,我肯定會以為我在參觀鐵道博物館,同時也忘記了時間的推移。
「在這邊工作應該很輕鬆,都沒什麼人。」妳雙手趴在那不知已經上過幾層漆的木窗上細聲地說著。
我點了點頭,然後繼續看著牆上的車站老照片,同時對照著四週的景物。
我很想念妳,所以來看妳,同時也給自己在三千多個日子之後再看看南靖車站的機會。
不知怎地轉到這個車站猶如妳和我都說不出彎進彼此世界的切確原因,或許也因為那些流言蜚語無法成為堅強的理由,於是我們在一同欣賞過沿路風景後,各自靠站下車。


全站熱搜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