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W約了我們到她家作客,也當作是期末的班聚,不像好友M把每年跟大學同學的聚會極具巧思地稱作「湯圓大會」(這是指團圓這檔事還是指大家的身材呢?)我們十個人僅有的是座落在透明窗外,幾近十層樓高的高速公路夜景,對了,還有那造型很奇怪的廚房。一群同學在樓中樓好奇的張望,我一個人在底下想:這絕對不會是我將來想要的房子格局!而在那一刻,我突然訝異自己怎麼認真思考起我的家了?是我老了嗎?還是相對於都市的繁華、擁擠、吵嚷、不安的生活環境,南方卻呈現了寧靜、寂寥、平坦、空蕩的景緻?而那種風貌會讓自己不必刻意記得回家的路,因為那條路已經熟練到可以閉著眼睛走,或許也因為如此,每回不同的朋友坐我的車經過那條只容一台車通過的小路道我家時,他們總會訝異地說我開車技術怎麼這麼好,竟然沒有掉進旁邊的水溝,這個問題在我國小提著便當盒走回家的每個傍晚也曾想過,那時我個子小,在我眼中,車不僅大,路也夠寬,所以毫無疑問。多年以後,一台載家俱的小貨車掉進那條水溝裡,他說著我不熟悉的語言,揮舞著乖張的姿勢在一旁等待救援,我也終於相信那條水溝是真的。關於這條小路的故事,後來我知道這無關開車技術,純粹是熟悉。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