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打算在這個寒假把先前忙論文計畫時的不規則作息調整回來,然而,12點多躺在床上卻像是小時後長水痘的那個下午,翻來覆去還是無法入睡,於是把今天剛借到的「靈魂的重量」這部片拿出來看,我想看這部很久了,與其說是想看威尼斯影展最佳男主角獎的演技,不如說我是因為想起了妳而看。影片從非線性敘述的倒敘鏡頭開始.....穿過那曲折的中山北路,我們在風的流轉中對話,一路上妳像月光遊俠一樣,悠哉地騎著你的小Vino摩托車穿梭車陣,我則在後面聆聽妳對目的地的描述,還有介紹那些延路的餐館,那畫面中的我看起來像是妳剛認識的天母僑生,我的好奇與的妳熱心相去不遠。而那天妳不知道的是,我原本想多問問妳關於這個城市的二三事,只是妳的髮梢因為風吹而頻頻飄近我嘴裡,雖不刺痛卻也難以開口。後來,妳帶我來到了「光點電影院」,我對這棟美國大使館官邸建築物的不熟悉,猶如我對台北市的陌生,尤其是夜晚。那天好像是星期一,光點依舊,只是門是關著的,我跳下車往前一探,門口貼著「今日休館」,妳只好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妳忘記它的休館日了,後來,它路邊的電影海報吸引了我的目光,妳把摩托車往旁一靠─「21 Grams,相傳人死後體重會減輕21公克,那是靈魂脫離人體的重量。」這麼震撼人的字眼讓我有好幾秒的時間忘記妳就在前座,那時我心想,我一定要再找妳來看。後來,電影下檔了,妳也離開了,我還是沒去看。
凌晨2點,螢幕終於撥放片尾曲,那低沉的氛圍讓我更不易入睡。飾演換心人的西恩潘(Sean Penn)到底死了沒有我不清楚,我只記得我曾突發奇想的把MSN暱稱改成「光點點光光點點」,妳不會記得這件事的,畢竟,我只是這城市明滅的光點之一。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