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找Martina Mcbride一首名為「Concrete angel」的歌,我像強力搜尋引擎一樣找遍了北部各大唱片行,但是沒有符合查詢條件;我也問遍跟余光音樂雜誌和金曲龍虎榜一起長大且愛好音樂的朋友,仍然一片沉默。朋友J說我會不會太執著了點?我搖搖頭,我相信那應該是一個頗令J困惑的表情,她應該在想著:就那麼一個中年鄉村女歌手在第46屆葛萊美獎中場的一個演出歌曲罷,豈值得我跋山涉水?當然,乍聽那首歌時的感動J是不會懂的,就像沒有人明白我為何國小時,每天下午六點以前,我鐵定匆匆點了13沉木香,分插到三合院內的所有香爐後就去看楊麗花歌仔戲了,雖然那些紅妝艷抹的花旦說著我不太熟悉的語言,耍著我叫不出名字的刀劍器具,但那令我似懂非懂的劇情的確讓我感動到以為劇中被殺的兵卒都是真的。
很多時候,我是私心的想延續甚至保存那種在某一時空撞見的感受,不管是一張娟秀臉孔、一段副刊文字….甚至是一段閒聊對話。所以當朋友M的朋友讀過「等待風起」那篇而感動不已時,我明瞭她已經把那天在天空飛舞的悸慟延續下來了,那些漫長等待的無奈、衝刺起飛前的懼怕都一躍而逝了,只剩下美麗。
對了,忘了說的是,幾週以後,我走進那條走廊掛滿鏽著國手名字體育服的男生宿舍,也就是在我同學S昏暗的房間裡,找到那首歌,S不到5分鐘就把我的一直以來尋求的感動無聲無息地刻劃在光碟上。離開他宿舍的時候,他跟我走到門口,順便笑看我的嗔痴和我並肩離去。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