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每週一晚上三小時的高等統計學課因老師參加活動而多補上了半小時。對我而言,三十分鐘並不是很漫長,也許是因為早過了晚間八點鐘ESPN體育新聞的播報時間了,所以一切都可以緩慢下來。
台上的老師從來就是不茍顏笑的。常常,課堂上,社會議題與批判取代了冷笑話與八卦,有時他說的入神,我聽的分神─甚至想像老師猶如站在拼裝貨車上頭大聲疾呼的民運人士。
今晚,他的角色成了一位醫師。
就當作老師的談話內容包羅萬象或是隨手拈來好了。不知怎地,老師談到了他因肝癌過世的父親,言談間,可以感覺到他其實說得很平靜,彷彿那是上輩子發生的事了,所以似乎也不用擔心會有氾濫的淚水淹沒台下的我們。好長一段時間,整間教室,除了冷氣與電腦隱隱地作響外,當下其實也沒有太多悲天憫人的情緒在同學之間流轉,畢竟老師要陳述的大抵是肝癌的預防或是一些檢查指標。但是,也許他呈現了超過常人對肝癌相關知識的認知,像極了一個剛從肝癌中重新活過來的人,活生生地。
我瞄了一下台下有如參加了一場醫學研討會的同學,大家眉頭深鎖地看著老師─若有所失卻也若有所得的模樣。
中間下課的時候,同學的話題盡是繞著健康檢查打轉,也許是因為大家都到了每年一次健檢的年歲了,或者說,更認真看待自己的身體與健康吧。
我想起我剛拿到手的新生入學健康檢查表,除了牙齒蛀了兩顆外,其他功能運作大致還好。若說不老不小的我已經透過不吃油炸、不抽煙喝酒、固定運動…等來回饋自己的身體機能運轉,那我年邁的雙親外為何連上醫院健康檢查的勇氣都沒有?
常常,看著他們的飲食習慣都不自主的擔心起來,然而,在我努力告誡少鹽少油多次而徒勞無功以後,我終於知道,要改變那些根深蒂固的生活與飲食習慣是多艱鉅的任務,猶如你從一位把飯後一根煙奉為圭臬的老煙槍手中奪走他的香煙一樣不可思議。
台上的醫師依舊繼續主持他的研討會,台下的我想著,是不是我應該回老家開始扮演廚師了呢?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