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25 Tue 2012 10:42
  • 舞台

 

那個老故事大概是這樣子的…
有一位男孩,每每在課堂上總愛坐在教室左邊第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老師在講台上用男孩聽得懂得語言講解著他聽不懂的語詞( 後來他知道那叫做詩經 ),準確一點地說,在課堂中。男孩根本就是呈現真空的狀態,他鮮少將頭抬起來張望講台,只是不斷地翻閱和背誦手中的那本聖經 ─ 托福六百分必勝單字。
他知道自己的舞台就在遙遠的陌生國度,洋墨水或許嚐起來又苦又澀,然而,對男孩而言,夢想絕對不會是夢,而是很認真又堅定的一股想望。
大四最後一學期的期中考,那門課,男孩很幸運的得了六十分,就在他即將踏出校園的學期末,助教慌張地告訴男孩教詩經的老師期末考只給了五十九分而已,缺了兩學分意味著不能畢業。
「那門課就還給老師吧,我大三時有多修一門課,所以學分數還是剛好。」男孩只是淡淡地說。
當然,男孩還是沒有漂洋過海,依舊留在這塊土地上繼續追逐自己的夢想。
說完這故事時,講台底下的學子並沒有任何反應。若真得可以將「吸睛」這名詞具象化,那麼此刻在幽暗的教室裡,四分之三的學生皆低頭盯著手機螢幕的景象差可擬,微亮的發光體就像是花豹埋伏在夜裡,睜大雙眼緊盯獵物,然後伺機生吞活剝他們僅存的專著。
那其實是一個很怪異的空間,黑暗之中,我們彼此都各自盯著發光體,若有什麼差別,那應該只是螢幕的大小罷了 ─ 我渴望著把所學所知投影在每張青澀的臉孔上,學子卻是期待那些男男女女投射在自己的最新動態中。
也許,每個人都渴望著一道聚光燈投向自己,只是我早已失去了舞台,曾幾何時,學子們成了體態安靜並伴隨著眼神空洞的聽眾,唯一相似的頻率大概就是我和學生們皆朝著黑暗沉淪、再沉淪…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艾茉莉
  • 前不久坐火車~發現車廂裡該有的鬧哄哄都被低頭安靜的淡定體態取代...
    車內溫度恐怕比窗外呼嘯的寒流還要冷淡!!><"
  • 好像我們不去適應這個現象都不行
    就像又有誰會預料到小筆電今年就走進歷史了呢?

    southern7795 於 2013/01/05 12:3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