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4 Thu 2013 23:15
  • 麻醉

38.jpg     
午後的蓮潭會館會議中心的長廊其實是很安靜的,若非有三三兩兩的學生翹了課於室內室外遊蕩著,這裡其實還挺似一座孤單又華麗的大宅院。
是那一陣又一陣的啜泣與悲鳴劃破這份寧靜。
坐在我一側掩面哭泣的婦女其實是我班上某位女學生的媽媽,其瘦小的身軀和陷落的愁容在我答應她到辦公室外面聊聊她女兒近況之後開始鬆動。
女兒於今年過年期間於網路上認識了一位在正服兵役的男友,就在兩人迅速發展而導致女兒多次夜不歸宿的同時,某日,女兒往男友家的途中發生了嚴重車禍,並造成脊椎斷裂而無法正常行走,龐大的醫療費(八萬五千多台幣)讓這位單親女兒必須暫時中斷學校課程,另一方面,正在服役的男友鼓動著女兒辦休學搬去男方家住,母親為了此事傷透了心,在放手與拯救之間亂了分寸,眼淚和嘆氣成了唯一慰藉。
我一向不是這麼懂得如何安慰別人的,更何況眼前這位母親的哀傷已經瀕臨崩潰階段,我只是用很誠懇的眼神與口氣安慰著她說學校請假以及平安保險事宜我會盡全力協助,同時,我也會試著撥電話關心這位似乎決定和母親決裂關係的女學生…
母親離去時,她雙手合掌置於胸前,不斷的向我鞠躬道謝,我知道我承受不起這樣的感恩,只能拍拍母親的肩膀告訴她要好好保重,然後目送她瘦小背影離開…
待轉身,我很訝異自己竟然連眼眶都沒有紅,儘管我是如此同情這位偉大的母親,然而,我也好恨自己何時變得如此冷血,對於這樣的悲劇再也無法掬起一把同情之淚,我不斷的問自己:「我怎麼會變成這樣?又是誰讓我變成這樣?
就像近日這幾回的牙齒根管治療,儘管已經打了麻藥,在牙髓神經抽拉之間,我還是強忍陣痛,那種無限的苦楚和著嘴裡的苦水而讓我說不出口,只是覺得自己有點失敗。
如果妳懂的話…


p.s.
我決定向自己班上的同學募款協助該位母親(不是那位女同學),若妳(你)也願意一同協助這位堅強的母親,請告訴我,儘管這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還很多。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