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6-9.jpg     
就在我的生活從深邃的阿爾卑斯山回到平靜的熱帶島嶼一個多月後,「北歐」這兩個字就像一條遷徙的灰鯨那般,又上又下地吐息在我規律的日常生活裡。
「為什麼是北歐而不是東歐?」朋友這樣問。
我想應該是自己對於參加明年一月在芬蘭舉辦的北歐部落客經驗分享營(NBE)還抱有那麼些微的奢望,儘管機會渺如炎夏遇到極光。再者,我早已知道旅行才不是僅僅例行性地移動自己的身體而已,也不會只是駝著背包早晚穿梭在不同的異國巷弄之間,反倒是在厭倦那樣的行旅規律而回到原鄉之後,才開始準備好回想這段旅程的一切 ─ 無論用圖像還是文字,甚至是口述。
往往,當遊記寫到最後一篇、話題停留在最後一天的時候,下一個遠行目的地似乎就會油然而生。說油然也不盡然,很多時候我是被某些有極富故事性的背包客圖文影響著,又或者那些歐洲大陸的美麗高山、湖泊和峽灣總是有一股陌生的引力吸引著我,於是「北歐」就這麼停泊在我的腦海。
談夢想太容易,真要出發又是另外一回事,加上我偶爾要上演別人眼中所謂理想人生的劇碼,深怕一怠慢,就在那些人情世故當中忘了詞啊。
無論如何,希望我的夢想不要擱淺,若有人要充當北海小英雄來拯救我偶而失序的生活,我也會很歡迎的。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