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並不是到處走、到處看風景的意思,它是時間和空間無止境的追尋,並從中同時感受到莫名的蒼涼和興奮。」忘了是幾年前了,我把這段話寫給好友M,那段常衝動的開了車往陌生地方去的我跟他,應該很能感受到這段話的寓意。對我而言,流浪和旅行還是有些微的差別,「流浪」多帶點浪漫甚至哀傷的成分,「旅行」則就踏實多了,或許因為流浪總是背負著找回自我或是撫平傷痛的罪名吧。
上週末兩天的山中之行,一行人加起來有六位,分開兩輛車,整個行程從頭到尾都是我負責駕駛一台車,同車的兩位同學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我一點都沒有要叫醒他們的衝動,對他兩而言,浮浮沉沉在那樣的靜謐氛圍裡不也是一種小小的滿足?
其實,一個人開車也沒啥不好,至少一路上我都是很清醒的,當然更多的時間我都沒有在發呆-經過那深邃的檜木林路段時,我想到我床下的那台Nikon單眼相機罷工太久了;清晨五點往觀日出地點的路上,我想起了南方的老媽應該也正走往豐田國小跳元極舞:遇見那群騎著機車,穿上雨衣,頂著寒風上山的一群大學生,我突然對我難堪無味的大學生活打了一個寒顫;而那深夜中探索的頭燈,不也像當兵時查哨官的手電筒,摸索著驚恐與未知?…我想了很多很多事,思緒隨著巔頗的路面跳躍著,也隨著蜿蜒的山路流轉著,我想應該快幾乎接近迴光返照了吧!
後來,我突然發覺,認識妳這麼久了,我們從來沒有一起旅行過,兩人都錯過了太多風景,也錯過了彼此。
直到如今,我已經慢慢習慣一個人旅行了!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