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寫了一封很長的mail給我。
信中談到她當時結婚的勇氣與衝動!mail本身並不是那麼重要,只是現在肯親手打一封信的朋友越來越少了,也許我們都習慣轉信吧!只是誰又能保證感情不會越轉越淡呢?所以我極少轉信,為的是讓對方累積一定的相思能量,等到收到我一字一字敲打的mail時再完全潰堤!
我在說的應該是一種期待的莫名興奮吧!我想起小時候我總愛在吃完午飯後聆聽一種聲音─野狼125的摩托車聲,說準確一點,就是在鄉下郵差騎的綠色鐵馬!那種"ㄉㄚ...."的機車聲對我而言是一種很獨特也很敏感的聲響,尤其在寧靜的鄉間午后。我的聯考成績單、我的情書、我的入伍通知、我失而復得的皮包...都隨著那聲音滿足著我的期待與不安。當然,郵差過門不入的機會總是佔多數!偶爾還會在都市看見騎機車送信的郵差,但他們總是用一種奇準無比的投射方式將信件丟在車籃或是角落,任何你想請他喝杯茶或是用客家話閒聊幾句的閒情都是奢侈!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inging0204
  • 終於來給你一個回應了<br />
    雖然答應你的這件事遲了這麼久才做到<br />
    可是這樣也表示我有將這件事放在心裡<br />
    困在忙亂的生活以及遲遲不能下決定的日子....<br />
    等待我破繭而出的清晨來臨<br />
  • southern
  • 太沉重了...阿現在情況是如何?(對了.你知道留言版的功用吧→本人<br />
    高度懷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