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2 Wed 2006 16:10
  • 安在


「你有沒有認識不錯的英文家教?」凌晨兩點,M敲鍵盤問我。
M其實是一位「三子」皆備的幸福中年男子,但是他的疑問卻讓我聞到一絲屬於中年失業般的惶恐,猶如我大學聯考前一晚於半夜中驚醒,「未來」兩字突然像被電風扇吹起的蚊帳,不斷地襲向我來。
明明一切安在,但是就是忍不住擔心。
當然,以M的才能,他不可能會失去工作,只怕得不到好工作罷了。
想不到,同樣的畫面,隔不到幾小時,又再出現一次。
透過一個很偶然的機緣,我有機會到學校向一位文書組長學統計軟體AMOS。儘管我兩早就打過照面,一早抵達她辦公室時,我發現她比我更緊張地盯著螢幕。
「我得先想好怎麼教你,因為我沒有書,沒有講義,全都是我自己無師自通摸出來的。」她抬頭望向我的同時,微笑著說。
當下,我不知道是因為剛從艷陽下走來還是因為我的才疏學淺,只覺汗顏。
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年紀近半百的她很認真地向我介紹AMOS的輪廓,像是推銷自家商品般熱切。
「組長,妳真是不容易,在穩定的工作中還不忘提升自己的能力。」中午和她道謝離開時,我打從心底敬佩地說。
「我再不努力提升自己的專業程度,以後連飯碗都沒有了。」她回答我。
明明一切安好,卻禁不住擔憂。
當地球上的有形無形界限慢慢被剷平的時候,真的就該擔心了。
我突然想到我那惱人的翻譯文章。儘管自己的托福成績已通過了最起碼的要求,但是,當我發現這幾週我為了一句很冗長的原文煩惱的頻率不斷地像衝往溫度計頂點的水銀般升高時,我想,我應該是退步了,而且以一種我想不到的速度惡化中。
我不願說是該書作者喜歡用一種艱深的寫作方式呈現文本,只能說當大家都在前進的時候,我是不是該在腦裡堆砌點什麼新的東西?向後退與往回看其實留給部落格去書寫那些回憶與英勇事績就夠了。
我掏出了那些曾經於電梯口、騎樓間、上課中…背誦過的一疊疊英文單字卡,字體顏色早已經淡化很多,但我卻認得出0.3mm細字筆刻劃的每一個線條,於是,我拿起手邊的筆,重新將那些屬於我的記憶拼圖,慢慢地填補上去…
source:www.tessellations.com.tw/ Organized/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ldmantony
  • 這不會頭香吧?!<br />
    這年頭真的要活到老學到老才不致於被社會選擇掉<br />
    也才能好好的安在下去<br />
    加油了!<br />
    別到時候拿著單字卡到85度c去背喔...
  • southern
  • oldmantony<br />
    拿著單字卡到85度c去背→這不太可能啦<br />
    你多帶幾張信用卡給我刷倒是比較重要哩
  • hlicry7210
  • 老師,加油阿 !<br />
  • southern
  • hlicry7210<br />
    謝謝了<br />
    好久沒有你們的消息了...<br />
    該不會都去偷練躲避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