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請問一下,麟洛火車站怎麼走?」我在一整片檳榔樹與蓮霧園交錯的小路上搖下車窗,問路。
「你要去那幹什麼?那裡很難找,哎呀,那裡小到不能再小了啦。」婦女用很濃重的客家口音回答,同時帶點狐疑的眼神盯著我。
「去載人。」我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你從這邊或是那邊都可以到車站…」她左右手並用的指點我,活像在田野間指揮交通。
終究,我還是靠自己的方向感找到了這座只有月台沒有售票處的小小車站。
若不是日前住北部的V向我提及這個她在南方唸書時很懷念的車站的話,我大概不會這麼急欲想證明自己對南方的熟稔度。
傍晚時分,車站空無一人。我試著想像該如何呈現這座小小月台,同時也陷入自己綿延無絕的鐵道記憶中…

1
在南方生活了這麼多年卻還是第一次到這個小站,若說有什麼情感的話,大抵就是回到那段每天通車往高雄補習的日子,那時一絲懷古都沒有,只有每站都停靠的無奈青春。

2
歸來,很美的站名,這讓我想到古書中的望夫崖。

3

4
自己對於車站的記憶總是不懷一絲浪漫的,或許它總是夾帶了在接送與離別之間猶如大行李箱般厚重的雜亂情緒;自己一身輕裝來反倒輕鬆多了,沒有等待,當然也不會有離愁。

5
一個小小的車站,我拍了快一個半小時只有三輛列車經過,其中兩輛普通車停靠了一會,另一台往東部自強號「呼」的一聲讓我留下這張影像。我想起不久前,我也是不定期搭這班列車奔向花蓮。快門凝結的那霎,我才知道那時候我都是這麼飛倏地通過這個小小月台,還來不及留住什麼,一切就失焦了。

6
巡邏箱上了鎖,沒有人打開它的時候,它只能終日與列車刷過後揚起的銀粉共舞。

7
我試著坐在椅子上小憩,鐵椅一陣冰涼傳來,那是戀人們在月台離別的溫度。

8

9

10
是不是小小月台總要伴隨著零零落落的身影才會像是小站呢?

P.S. 1.更多小站印象請點這裡
2.鐵道相關記憶,請點這裡:火車記憶戰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uthern7795 的頭像
southern7795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